現在我站在這裡
被四面八方的歡樂笑語所形成的強烈孤寂擠壓
背對著她們
我背對整個世界
耳裡傳來笑語
而我始終以冷漠的背脊作為快樂永遠的陪襯
於是我逐漸萎縮 安靜
而終縮成牆腳一塊不起眼的磚
獨 自 風 化
            成
               泥

June 23 2000