如果說
鷹的學名是孤獨
那我當一隻小麻雀就好了
不要伸展開來有九尺的翼
無須飛在九萬尺高空
只要在我有生之年
讓我飛到那棵樹頂
往下看我的世界
即使永遠也不懂鵬鳥
也沒什麼關係
			-青鳥