豐年祭

午前11:45
沒有太陽 風很大
雲必是才到不久
否則石板的椅不會那樣炙人的發燙

我笨拙的伋著一雙涼鞋
(不知荒謬的是鞋還是我?)
走在蟬聲合織成的一片惱人愉悅中

很靠近的看蝴蝶在花間採蜜
她們的動作太快太俐落
有點壞了我先前的浪漫

12:18
遇見一隻很大的蟻蜉
我很想請他來我的指頭上玩玩
但又怕自己不懂待客之道
要嚇壞了他

p.s.後來才發現這篇跟豐年祭一點關係都沒有 其實是那年朋友邀去參觀人家的豐年祭的時候寫的啦~

Aug. 15, 1999