溜冰

最近的天空太藍
而中正廟的風又太狂
在乘風來去的身影間
無法控制的思緒總是出竅
獨自游移在那年夏天 灑的整頭整臉的陽光下

跌坐在地的我
無法將眼光移開
那如舞般輕盈 跳下石階的身形
而那乘著風的驛馬
就這樣載著我的憧憬 及不可說的痛
踩著屬於她的舞步
         離  開

1996